我的中少女时代

我不懂如何定义中少女,但我知道自己已离开少女时代很长一段时日了。虽然经常乘搭grab时,会被误认为学生——最夸张的一次,司机从望后镜瞄了瞄我,问说:「学校假期了,去哪玩?」 ,离谱得我一时答不上话来,之后悄悄地打开手机相机左看右看自己的妆容和样貌,心里爽歪了。少不少女这事虽然可以暂且蒙骗世人的眼睛,但是自己心里明了,少女光环下那一种信手拈来都是年轻气盛的气场,早已力不从心。

我的少女时代,套朱自清的散文《匆匆》——在我上班的车龙里过去;喝咖啡的时候,从带走咖啡杯里过去;放工回家扑倒在床上,漫无目的地刷屏时过去;睡前在手机设了隔天的起床闹钟时,她便伶伶俐俐地从我的身上大步跨过,头也不回地从我脚边飞去了。

等我睁开眼和太阳再见,生活多了份踏实,心里却一天一点地少了一分特立独行的勇气、一分热血荒唐的冲动,和一分趾高气扬的姿态。

中少女外在的退化蜕变并不显著,双眼除了比较容易疲劳无神、头上偶尔冒出几根白发、脸皮上的纹路越来越凸显,中女的特征更多是呈现于自我感觉和个人喜好当中。空闲时只想窝在自己的空间里Netflix and chill、网购,没有太多想见的人和想去的交际场所;要是有兴致出了门,也是例行日常:上美容院去黑头粉刺、上健身课拉筋打拳、逛超市添 superfood、开始流连于保健部门阅读 supplement 标签,最疯狂的晚间活动顶多喝多两杯,待多一会便觉得身心疲累。

体力方面,还可以打老虎的。要比十八九岁习舞的日子,身体自然大不如前。十年一晃,好不容易甩了缠身的婴儿肥,身体节奏却总觉得慢了半拍——要是运动前没热好身或姿势稍有不正确,特别容易拉伤筋骨、膝盖疼痛、颈背酸痛等。有时就连坐久一会都觉得关节在磨蹭。

快踏入三十的门栏,谈恋爱的都会被这问题折腾:「几时结婚?再不结婚,高龄生子辛苦啊!」;没谈恋爱的,「还不赶快找个男朋友?再不找,人老珠黄没人要啦!」。最近一次和友人聚餐,被教训一番:「你啊,记得要做个有要求的女人,戒指要是随便摘来的就别嫁——你要知道你要的是钻石或宝石,钻石的话,要是什么样的切工、颜色、克拉…」,她头头是道,「结婚一生人就一次」。我听得目瞪口呆,心里默默为她的未来对象祈祷 😛,更难相信谈婚论嫁的话题竟然爬到桌面上来了。

身边年龄相近的中少女们,有情场上几经波折,害怕再次沦陷爱情而步步惊心的;有情场上虽然伤痕累累,却充满希望的;有刚告别单身,往新恋情怀里投的;有开始认真思考自己交往对象的,有交往多年不知该婚不婚/不上不下的,也有些刚新婚不久却迷失方向的。女人三十,有心如止水,也有手忙脚乱的。但大家心里似乎有个长长的清单,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在不同的时候增添、删除,或重写项目。

我知道,我是幸运的。不求惊天动地,只求细水长流。

以前觉得 “长大了” 就会没烦恼。“长大了” 才知道,每一个十年都有它自身的烦恼,而且总是源源不绝的来着。不同的是,因为更了解自己的能处和不能处,自己的小毛病和极限,加上过去误打误撞累积回来的小智慧,更能够轻松接招——it gets easier。中少女也是挺不错的,精神层次上更丰富,明白物质能带给自己过眼烟云的畅快,不是快乐之道;也明白有些事不值得费心费神,能用金钱解决的就花点钱;明白父子骑驴的故事,与其在乎他人的看法,还不如多做些让自己开心的事;明白生活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更能包容不愉快的事;明白保持健康快乐的心的重要性,更懂得回避负能量满满的人;明白智慧和才干可以靠后天努力补上,少抱怨多学习。

明白快不快乐,是一念之差。

中少女还有许多挺不错的领悟,是二十出头时不明白的:

    • 少买往脸上修饰的化妆品,投资适合自己的高品质护肤品,多做面膜
    • 笨女人最幸福、傻白甜走天下的道理早就落伍了,女生尤其在职场上本就有许多unspoken的弱势,要懂得察言观色,精明能干,遇上不公的事不必咄咄逼人,但要据理力争,努力为自己争取之余也能为大家立好榜样
    • 灰姑娘的故事可以励志,但还不如自己当王子更豪气(或当魏璎珞)
    • 这世界不欠你,你也不欠任何人解释
    • 一切决定都是最好的决定。
    • 人真的会老的!
没事多画画啦。

少女们,听姐姐说的话——这里有些真谛早些明白对你好;你是中少女吗?来分享你的中少女攻略。不管你在什么阶段,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女。

p/s:我这一年一篇文的产量,哎。

赴一场婚宴

很久以前,我们会为很多小事写部落格:一本好书、一餐好吃的、一个人、一场约会、一个感觉,一个感想。写部落格虽然是自我抒发的一种方式,却是个很群体的活动;这圈子很热闹,串门子的很多,甚至流行这么一个口头禅:“你有写部落格吗?”(没有就很落伍的意思 😅)

写部落格就像在面子书或instagram发帖一样再自然不过,呈现的都是需要表达自己的人类。形式上,要比今天流行的社交媒体来得麻烦一些,表达方式需要一些编排和一点创意,例如如何构架一篇文章、如何开头和结尾、如何运用适当的字和词去带出最真我的想法和观点、上传并茂文字的照片,还有一大堆可以设入部落格页面的玩意儿。

今天速食般的生活和喜好,谁还有时间逐字逐句揣摩某某的长篇大论?

“圈子” 里很少人真性情地抒发自我了。本是简易化了自我表达的方式,却孤立了表达的需要,取而代之是浏览的坏习惯。打开玲琅满目的社交媒体,每一个人都走在时尚尖端、每一个人都有精彩的节目和吃喝玩乐的人生、每一个人都是偶像。这样的现象有时让人禁不住打冷颤,尤其是规模式的文化复制,从衣着到发型,从食物到消遣活动和喜好,从说话的方式到思维方式——每个人都成了每个人。

缺乏独创性和个性的现象其实不算太糟糕,最要不得的是时运低的时候,容易拿自己跟他人精挑细选的美好生活比较而感到格外失魂落魄。我其实挺喜欢以内容创造为轴心的新电子经济,这平台上人人平等,打开了浪一般的新新文化和丰富的免费资讯,一家老少都在刷手机,没有纳闷的一刻。只是,我们有变聪明吗?更有个性和创意?心脏更强大?还是更空虚寂寞?

啰嗦了一堆,其实是想写下最近赴的一场婚宴。然后突然很想念写部落格的日子,还有想起喜欢的部落格有更新的喜悦。

附上靓照一张。

2017年,还有谁在写部落格?

p/s 中文生锈了,很多单词都需要翻译(例如“original的中文”、“social media的中文”);最近很有kick,有想写小说的冲动 😆 

p/s 2 还有人在阅读中文吗?

学习生活

她说她在国外生活的时候住在很高的大楼里,房子里有个窗户, 推开可以站上大楼的边缘。成长的日子里,她总是一次又一次地在边缘徘徊,而每一次俯视脚下的世界,都有想跳下去的冲动。很久以后的后来,她再也不敢站上高处,甚至惧高。

我记得成长的日子里有过这么一段过渡期,部落格里记载着悲伤的文字;当时不过十几岁,想不起为了什么而惆怅,但那个时候的悲伤怎么听起来都像是少年为赋新词强说愁。最巅峰的时刻,有个读者留言说「(大意)这将会是我最后一次看你的部落格,你的文字太黑暗,太影响我的情绪」。我想,与其在大楼边缘徘徊,我将少年的悲愤都化作让人不舒服的文字。很久以后的后来,我的世界观因为一连串的新冒险而产生极大的变化,在青春的宣传下,充满着放肆的生命力。

虽然也有孤独和悲伤的时候。更多的是渴望壮烈的经验。那些高山越岭、冬末初春的营火露营、把酒当歌的欢唱、追逐爱琴海的夕阳、无人洞穴的裸泳… 记忆虽然模糊了,但一闭上眼睛用鼻子的感官追寻,还是感受到那刺鼻而清新的空气。这几乎是唯一能和记忆沟通的方式,也是唯一能给自己证实真实的方式。 

冒险容易,生活困难;在路上的冒险是近乎本能的容易,要学习日常生活的艺术却非常困难,需要日复一日的历练、经营,和用心的学习。

时间的洗礼让很多冒险的人事变得模糊,虚幻,剩下的是生活。不变的,是我悲伤的时候会灵感爆棚地想写字。

还有期待下一个 Walter Mitty 的冒险。

聊什么

她广阔的眉间大幅度地舞动着,抹上亮粉红色的双唇油腻腻地一开一合,与电话的另一头聊着公司的人事政治——某某的努力因为上司眼中的潜力股而没被加赏,悻然罢工辞职… 我不自然地听了整十五分钟的谈话,在她同事的提醒下她才恍然大悟地结束通话,匆忙地提起工作箱来到我面前,“小姐,你要简单的上色还是画花,我们的经典款式——”

“简单的指甲油就行了。”

“现在很少人做指甲油了啦,多数都做gel的,我们最拿手的……”,她眉飞色舞地说着,我的视线一直停在她油腻的嘴唇上,没太注意从它们吐出来的每一字一句。她整个过程都在说话,有点骄傲又不忿地说做指甲是一门专业,背后需要有很深的了解和技巧;她不只是一名指甲专业,也是一名授课老师,认为传授正确的技巧给年轻学徒是她最重要的差事。

我离开的时候吐了一口气,肩上有点负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放工后的happy hour,我点了啤酒,到场的上司和同事们都是异性。生在全男班的家里,和以往混全男班的同事团队,这样的场合我性格外向,说话响亮,不怕羞。酒过三巡,大家都放开了许多,话题开始精彩起来,聊起了男女话题。有人开始说起女性的肤浅、爱慕虚荣、“easy”,反观男生的深情、长情和忠诚,是男女之间最大的差别。场上的男生一面倒地点头赞同。我很理性地分析男女之间的不同处,一一剖解各方的观点和行为,但还是很快地被扭曲。

我记得曾经有个前辈给我的贴士:你个子小小的年轻女孩,在虎背熊腰的男辈圈子里说话容易被藐视;要说话,站起来发表。

我从椅子上跳起来,站着表态。男性荷尔蒙在酒精加持下热血沸腾,大众的注意力短暂,很快又把一千八百个罪名加到女性的头上来。这时也有人开始对看似美满的婚姻吐口水。酒后识君子,我知再辩下去也无补于事,只好说辞。

离开的时候,我吐了一口很长的气,头皮痛得发麻,肩上的负担很王八蛋的重。

——————————————

我有听 podcast 的日常习惯,最喜欢是 TEDTalks 和 BBC World Service Documentary。

那天回家路上听的是 Elephants, politics and Sri Lanka,说的是斯里兰卡野生大象和人民水火不容的生态。野生大象遍布斯里兰卡郊区,尤其野公象发育时期极具攻击性,经常摧残农物、破坏农民资产,甚至导致人类伤亡。一名受访的农民说起与大象的交集,唉声叹气说担心大象破坏围墙,彻夜把守好久都没能睡个好觉。

另外一天上班途中听的是 Nepal, Banished for Bleeding, 关于尼泊尔大众对女性月事的古老迷信。尤其在较为偏远的城镇和乡村,尼泊尔女孩和女人经期时都被禁止触碰干净水源、不准入厨房、神圣场合、甚至被赶出家门外宿在简陋的开放式茅舍四五天直至经期结束。这些女孩自个在外宿时有被强奸的、被蛇咬的、被火熏死的、因卫生问题而被感染的… 详细报告这里

世界上的人聊着不同的话题,无时无刻说着不同的人、事、物。有人因为害怕大象攻击而彻夜不眠、有人因为生理自然现象而背负整村人的鄙视、有人道任务使者在南苏丹被轮奸几个小时、有人担心家里三餐、有人担心家里的名贵狗狗吃不饱… 而我在我的小世界里聊着这些事。

我吐了一口气,肩上的负担一下子变轻。

我的18岁会对我说…

晚餐的时候,D认真地问:“你的18岁要是有一台时光机来到了现在,她会对你说些什么?” 。显然是个小叮当迷,还来不及对这种陈腔滥调的问题翻白眼,我下意识匆匆地往18岁的记忆库思索… 恢复意识的瞬间只觉得心头袭来一阵汹涌的浪潮,欲开口反应却舌头发麻。

写下这篇文章之前其实累积了许多未发布的草稿,内容都和成年感想有关lol,如今来到年尾又发生了我预想不到的事,这问题来得正是时候——我的18岁到底会怎么看现在的自己?

仔细想想,其实18岁和如今25岁的自己一样,一样迷茫,只是当年的 “要念什么科系?” 被今天的 “What should I do?” 代替。七年之间,我凭着顽固的意念完成了一些些事,谈了一场我以为就是一辈子了的恋爱,读的是流浪者之歌,向往的是三毛一样的梦,虽然有些疯狂但每一件大事或小事我都拼了命去实践,就为一个信念:只要我想,没有不可能的事。这样纯粹,纯粹得有点幼稚的信念很容易被现实打垮。这现实的成员包括大环境里接触的同事、上司、朋友,机构,和将这些成员连接而成的关系与政治;这些日子以来我也不太情愿又不甘示弱地戴上面具,学会了几招小聪明、操纵的艺术等生存法则。

真心的人,很难得。大家的堤防墙建得很高,懂得欣赏你掏心掏肺、剖开真心对人处事的,也少之又少。这也是为什么我少写部落格。写下这些需要卸光所有的金钟罩保护衫,呈现赤裸裸的自己。我开始因为害怕别人的评价而掩饰真实,我不断怀疑自己的价值,不停地把自己给别人比较,迷失在五光十色大家都很精彩的社交媒体万花筒里。

我三年的职业生涯里,过得很不错。如果这不错是用薪金衡量。这些待遇让我享受许多吃喝玩乐的欲望,除了能为所欲为地去旅行、浦最in的酒吧、吃最好的日本料理,也填满了我年轻又至高无上的尊严。我趾高气扬。这一年来我开始对自己的职业有觉醒,放弃了金光闪闪的轨道换道而行,秉持着 “只要我想,没有不可能的事” 的信念。满怀希望,却在还没来得及实践,我经历了人生的第一次裁员。我看着脸色苍白的上司,他说这是上面的意思,公司资金短缺,新成员难免成为受害者。

像暴风一样袭击而来,我的信心和尊严测地瓦解。

当然,我正在学习坦然地接受[现实是残酷的]这一回事。也因为这件事,我开始很认真地思索我的价值、生命的意义、热忱、重新整合人生的目标。我要感激这样的一个转捩点,让我赤裸裸地剖白自己。七年之间,同样迷茫,不同的是一个纯粹的信念;我相信在未来的30岁、40岁、或50岁都会有迷茫的时刻,这样的时候最重要是信念。

要是18岁的我来到了现在看见这样的自己,我相信她会说:陈施颖,做自己。

辞职,最好的安排。

离开大厦往地铁的方向走去时,我听见心底某处强烈地崩落——“咚”地一声响。我撑起背囊里这两年来在公司里累积的怪资产(例如御用杯子、咖啡、文具),走到对面街道的地铁站。回头看一看这座富丽堂皇的建筑物,猛然想起了当初对它的仰慕和憧憬。当时我穿着同样的橘色及膝裙子(弟弟在半逼迫下送的开工利事装),仰望着延伸进无限可能的摩天大楼,心里怀抱着澎湃得乱七八糟的理想。啊,第一天上班的紧张小妹,多么可爱!

公司老大在我临走前上来祝福,“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来应征时说的故事。在伊斯坦堡的第一个晚上、睡在陌生土人的家、向往的清真大教堂,…我全都记得!”。

我连点头说谢谢,心底也非常感恩老大给予的黄金门票和自己的待遇——当然,这两年来间中夹杂着大大小小的低潮期、失落期、困惑期;如今回头看,一切都像是编排好的最好的情景,没有像那样的章节就没有像我一样的主人翁。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称不上是什么事业,对于什么是最好的安排我毫无头绪;犹豫不决的时候顾虑到身边亲人提起的疑问和忠言,混淆了很久,终于铁下决定的那一刻,我更确定的是:这决定不一定是最准确、最合适、最安稳的安排,但继续待下去绝对是对自己个人发展没有帮助的事实。

IMG_5846

2014年第一次升职的模样。

或许最好的安排不是一种注定,而是一种选择——选择相信;根本没有最好的安排,只有相信这是最好的安排。谢谢前辈和同事们这些年来的教诲、帮助和支持!是时候展开新的旅程。

SYI signing off x

😊

关于Made in China

离开台北的青年旅店往松山机场的方向,矛盾地即紧张又期待接下来的旅程。中国是我一直想见识的国家,但由于时间限制我只能在北京与上海之间抉择。在知乎看了许多这样的对比:「去上海还是北京?」、「喜欢上海胜过北京的人,你的理由和感受是怎样的?」,最后也因为距离和机票的关系,选择了上海。

对上海仅有的印象就牵强地仅有周润发唱的:“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1980年的香港电视剧,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我没看过😆 再来就是张爱玲笔下的老上海,她在常德路的故居,是她写下许多成名作品的地方,也是和汉奸胡兰成相识、相爱到分离的私密处。或许也因为张爱玲,我对上海的初步印象,是繁华、浪漫又富有文艺气息的。

抵达上海虹桥机场,外面灰蒙蒙地下着毛毛细雨。转乘地铁到位于蒙自西路72弄的Airbnb住宿,一要上地铁就被几个中国同胞强硬插队,我心想:这真是个再美好不过的开始啊…

在上海的五天里,只有在我即将离开的那一天放晴。初到上海那一刻除了天气让人毛躁不安,就是所有我再熟悉不过、平日伴我吃饭睡觉的社交网站和管道都被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网路大墙给一一封锁——没有 Facebook、Google、Gmail、Snapchat、Instagram等等,对我们这一代靠手机旅游的族群可说是影响甚大。当下的确相当沮丧,甚至有点错愕自己对这些应用程式的依赖是潜意识的、再自然不过的事,没有它们的世界是一个我近乎不了解的世界,非常没有安全感。

快速整顿好心情,下载了国内的应用程式,少不了微信 Wechat、高德地图、百度搜索、滴滴出行(我们的Grab)、携程Ctrip、上海地铁线路,还有好几个翻墙的 VPN app。  IMG_8006

sh2

——外滩,The Bund。

sh1

——满是梧桐树的街景。

zhang

——张爱玲故居,常德公寓;楼下是一家以张爱玲为主题的咖啡馆“千彩书坊”。

 sh3

——快铁一个小时到杭州西湖游一圈。

IMG_8547  

——走完诗人苏东坡构架的苏堤后到杭州酒家吃了传说中的东坡肉。

想到中国去看看是最近的事,不为什么,就只为一窥整个「中国崛起」是怎么一回事。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全球经济和政治地位的增长不在话下,那已是好几年前的事了;最让我感兴趣的,其实是科技在这整个数码大时代的发展,尤其是占据1/5全球人口的中国大陆。阿里巴巴、淘宝、微信、小米,这些名称对马来西亚网民一点都不陌生,不管你是淘宝的头号粉丝或小米的用户或在面子书上经常看到被转发又转发的「马云的十句名言」等等。

我们都知道中国“山寨”的神话,也津津乐道地调侃过“Made in China”却遍布全球、无处不在的货品。小米的创办人雷军针对山寨苹果说为“标杆学习”,是许多发展中国家或企业很正常的一种学习,只有透过标杆学习才能加快发展脚步,进而有资源去独自研发新的产品线。小米创立五年来,在去年荣登中国三大智能手机产商的宝座,力压苹果和Samsung共售出70亿台手机,并挤进世界五大智能手机产商之一。

在中国的这几天,我无所事事地到处漫游,在餐馆里、地铁里、购物广场里细细观察超级中国的超级民族。人人都有一台智能手机,大家都在低头看手机,吃饭买东西——甚至是购买一杯奶茶或一块煎饼,都直接掏出手机用支付宝或微信支付买单。微信在中国就是我们日常的whatsapp(大马人都用whatsapp多吧?),除了是个沟通工具,内头五花八门的有转账服务、手机充值、生活缴费、滴滴出行(taxi服务)、电影票、火车票、信用卡还款等等服务…总之就出门不必带钱包,一app打天下就对了。

整天下来的表面观察,我只能说:中国好先进!共产主义下的中国在这资本主义市场经济里真有自己的一套,单看网路产业,国产的腾讯、百度、阿里巴巴排名全世界十大互联网公司之内,仅次于Facebook 和 Google。13亿人口是关键,说真的,其实只要做到符合国内消费者需求和口味的产品就 more than enough,以数亿计算的现有资源根本不需成为美国的网络殖民。就说我成天下来到处游逛,走到哪里都是遇到的都是国内来自广州、南京、苏州、北京的中国游客…真的,做国内的生意就够饱了。

这一趟的中国游看到的很多,雪耻了一些对中国原有的刻板印象,当然也验证了一些所听所闻(例如插队这一回事)。上海是个非常先进的城市,跟想象中风华绝代的老上海滩不一样,套在现代的场景多的是消费超高的高级餐厅和nightlife,走到哪里都是巨型购物商场、高档的名牌商圈;上海人不爱和大众中国人划上等号,衣装打扮非常现代与国际化,消费能力也相对的很高。人口方面上海在中国排一二,2.3亿人口,基本上是近乎整个马来西亚的人口聚集在上海这城市,地铁在高峰期的压迫感是难以言喻的 🙀

我看到的中国只是一小部分的,下一次会到北京和其他美丽的村落里去看。

p/s:本文纯属个人感想。欢迎分享喔!

二十岁几的挣扎

激发我写下这篇文章的,是最近发生的小插曲;

男朋友抚摸我的额头的时候,脱口说:「好多皱纹」。这不是第一次了,他像是考古一样,眼眯成一条线端量,用手抚平我眉间密密麻麻的轨道,又兴致勃勃地说:「啊,你的手也是。看看你的手,手心和手背满满的皱纹,你才二十岁几…」

女性主义世界里理想中的反应本该是举起两根中指,以 Cara Delevingne 的招牌姿态说:“i don’t give  a f*”;但当下我却一个鼻子酸,一下就哗啦啦地泪如雨下,委屈得我平时的理直气壮也挪不动——就摊在那里该死地眼泪直流。男人,哎,肤浅!

不懂我的人,小简介:我是个二十岁几的女孩,有很多梦想和幻想,曾经带着背囊和一股牛逼的勇气就行走天涯,如今在职场上打滚不多就刚满两年。对一些熟悉的读者,几年前的那个女孩,是一身古铜色的肌肤、一架相机、十多kg的臭背囊、破旧的黑皮鞋,还有乱七八糟的头发,奇怪地在伊斯坦堡念书,乱睡陌生人的沙发和在罗马尼亚荒野乱跳别人的货车……皱纹?什么?我的双手要强壮有力,来提背囊、起火、自卫(随身有一把手刀)、握手感谢一路帮助我的贵人…

皱纹是什么?!!

认识狼先生,我以为流浪是一辈子的事了。在大学毕业前夕家里发生了一些事,让我这大姐姐“改邪归正”,将心态调整到当时年纪该有的抱负和认知自己“该做的事情”。像每个毕业生一样,我在一家大贸易找到了一分差事。待遇不错,说真的,真的很不错,比喻:身边共事的二十岁几,积极向上月入过万。我在公司附近的公寓租了间房,中房外加一个挺宽阔的私人阳台,比起想象中的外劳式生活舒适多了。吃的、穿的都挺好,有能力买自己喜欢的香水和化妆品、可以计划更遥远的旅程和入住挺好的酒店。跳货车和沙发客像是好遥远以前的事了。

二十岁几的这个阶段,我深明一件事,就是我是幸运的。要抱怨什么,我该被天打雷劈,直送十八层地狱。

然而,二十岁几的挣扎,不是没有的。相信大家多少都阅读过在面子书上像流感一样流行的「二十岁几女孩应该有的思想」、「二十岁几女孩要懂得的100条人生经验」、「二十岁几女孩该培养的习惯」,等等 😕😑 他们说二十岁的女孩要:

  • 培养品味和气质
  • 重视自己的身体
  • 拥有健康的心态
  • 养成看书的习惯
  • 学习理财和投资
  • 运用自己的美貌
  • 尽情体验生活和世界的美好
  • 同时间学习经营感情
  • 找个能帮你实现梦想的老公(???!)
  • 等等……

我常在想,现在这样是不是一辈子了? 我的下一个转折点会是什么呢?我是不是该摈弃睡觉前刷面子书吸收一大堆垃圾咨询的坏习惯,好好地关心时事和人文焦点?我该不该将我美容的费用拿去赞助个非洲的小孩?还是更积极地参加一些社团活动,到乡间install water filter 或在茨场街派牙刷和日常用品?多阅读世界名人的自传和参与TEDx讲座?数码时代,我该懂什么最新的tech咨询?该不该上tinder?什么样的朋友思想优秀该深交?我有尽到好孙女、好女儿、好姐姐、好女朋友的责任?运用的言语,在职场上、在女友面前、在男友面前——正面吗?我要树立的印象?我想成为这么样的女人?神明和上帝?!

因为深知这二十岁几的判断和决定是危及和影响深远的,这些问题就像一列又一列的火车在脑海里上演惨剧,还来不及消化第一个问题,下一个问题又横冲直撞上来。

现在来个皱纹?!

22076372

姐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处理。

p/s:如果你有共鸣,请留个言 😀 顺便推荐一下防皱纹护肤品?

 

25

有一种思念,是生活。

它不是轰轰烈烈的,它低调平淡,你看不见它。但它就确确实实地活在你的日常生活里,伴你上班、伴你入睡、伴你交际——在人群里,在孤独中,在你的笑,在你的哭。你知道,它是一辈子,也会忠实地伴你到天涯海角。

那天早晨上班途中,向东的方向行驶,眼前是晨起的旭日,像流沙包溢出来的咸蛋黄,淹没眼前的景物。像一朵金黄色的花开,温暖的光束穿透凝聚在空气中的湿雾,映入街道和那家医院。我仿佛看见了哥哥。他就站在医院前的路边,跟我一样眺望着同一个方向,然后向我招手微笑。

我放慢车速。有那一刻,我听见他的声音,看见他宽大和粗糙的鼻子,更感觉到他的体温。和晨光一样,暖进心坎。

他看起来很快乐,很快乐。就像他平时看running man时一样,笑得很真实,很清脆。

今天是他的忌日,12月6日。那年这个时候,我从考场赶着回邻区的这家医院。妈妈在他身旁,哭红了双眼。我愣愣地看着躺在急救架上冰冷而僵硬的他,不知所措。伸手抚摸他僵硬的手臂,感受他的余温,尝试聆听他的心跳。

明天是他的生日,12月7日。明天25岁。

photo-3

祝你生日快乐,哥。我爱你。谢谢你这些年来的陪伴,请你永远,永远,永远不要离开。

正能量女孩

日式餐厅,他为迟到而抱歉说天阴阴的所以折返回公司拿雨伞。我说没关系,才刚想启齿问起近况,他一脸认真地说:「其实今天约你出来吃饭,是想告诉你一个坏消息……」

原本该是一个小时的‘庆祝’午饭,成了两个小时的沉重谈话。

实在太出乎意料,一个星期前非常兴奋地接受这份近乎四十%加薪的工作机会,今天却决定推辞。我在这行混了近两年,有过无数次的rejection、back-outs后(就今年大略就有超过总值一百千左右的负数),每次总会以为自己可以招架得住;事实是,每次的拒绝都在大大地挫败我的信心和热忱。当然,我学会面对它们,接受世事难料-尤其人心难测、更不能完全信任这回事,也懂得如何去理性应付,在此状况下搬出一系列能扭转危机的应对策略。但…还是很无奈。

以上是我工作日常的一部分。上个星期参与了学记聚会,因为大家最后一次见面是难以记忆之久,除了「最近怎样?」,会上流行的是这个:「你从事什么行业?」每当被问起职业,说真的,我也不太清楚怎么回答。当然,在职场上我有一套专业的答复,但当亲朋戚友问起,我发现自己往往词穷,然后说「帮人找工作的。」这……其实也没错,in the most unglam term;虽然,真正的工作性质是销售,是一个full-on的销售工作,差别就在于不卖产品,卖的是有情绪,随时会改变主意的人才。在我的专业世界里,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危机,因为人类是自古以来每刻都在改变、进化、捉摸不定的动物。

如此,能量在我的日常工作,很重要。过去这两年来,我有太多负面的时候。因为多变,所以很容易接触/产生负能量;当负能量侵蚀,业绩就相对下滑。抛开工作不说,你身边有负能量吗?无论是同事、朋友,或是家人——负能量的人顾名思义,情绪负面、消极、爱否定、爱抱怨,甚至表现极端;它藉由人与人的接触而流通,而且威力非常远播、强大。它像是你身上抹的香水,随着你的一举一动散发在气体里,沾到别人的衣领、渗透旁人的皮肤和毛发。

发现能量感染的威力,我警觉性地开始观察周围,识别负能量来源,并尝试保持和提升自己的正能量。例如写字,它让我抒发;例如说好话,它让自己和他人感觉良好。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负面的时候,重要是让正能量激发自己的潜能战胜负能量。

过几天是我24大寿,我先在这里写下对自己的愿望:

做一个正能量女孩!

(意志坚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