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Made in China

离开台北的青年旅店往松山机场的方向,矛盾地即紧张又期待接下来的旅程。中国是我一直想见识的国家,但由于时间限制我只能在北京与上海之间抉择。在知乎看了许多这样的对比:「去上海还是北京?」、「喜欢上海胜过北京的人,你的理由和感受是怎样的?」,最后也因为距离和机票的关系,选择了上海。

对上海仅有的印象就牵强地仅有周润发唱的:“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1980年的香港电视剧,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我没看过😆 再来就是张爱玲笔下的老上海,她在常德路的故居,是她写下许多成名作品的地方,也是和汉奸胡兰成相识、相爱到分离的私密处。或许也因为张爱玲,我对上海的初步印象,是繁华、浪漫又富有文艺气息的。

抵达上海虹桥机场,外面灰蒙蒙地下着毛毛细雨。转乘地铁到位于蒙自西路72弄的Airbnb住宿,一要上地铁就被几个中国同胞强硬插队,我心想:这真是个再美好不过的开始啊…

在上海的五天里,只有在我即将离开的那一天放晴。初到上海那一刻除了天气让人毛躁不安,就是所有我再熟悉不过、平日伴我吃饭睡觉的社交网站和管道都被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网路大墙给一一封锁——没有 Facebook、Google、Gmail、Snapchat、Instagram等等,对我们这一代靠手机旅游的族群可说是影响甚大。当下的确相当沮丧,甚至有点错愕自己对这些应用程式的依赖是潜意识的、再自然不过的事,没有它们的世界是一个我近乎不了解的世界,非常没有安全感。

快速整顿好心情,下载了国内的应用程式,少不了微信 Wechat、高德地图、百度搜索、滴滴出行(我们的Grab)、携程Ctrip、上海地铁线路,还有好几个翻墙的 VPN app。  IMG_8006

sh2

——外滩,The Bund。

sh1

——满是梧桐树的街景。

zhang

——张爱玲故居,常德公寓;楼下是一家以张爱玲为主题的咖啡馆“千彩书坊”。

 sh3

——快铁一个小时到杭州西湖游一圈。

IMG_8547  

——走完诗人苏东坡构架的苏堤后到杭州酒家吃了传说中的东坡肉。

想到中国去看看是最近的事,不为什么,就只为一窥整个「中国崛起」是怎么一回事。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全球经济和政治地位的增长不在话下,那已是好几年前的事了;最让我感兴趣的,其实是科技在这整个数码大时代的发展,尤其是占据1/5全球人口的中国大陆。阿里巴巴、淘宝、微信、小米,这些名称对马来西亚网民一点都不陌生,不管你是淘宝的头号粉丝或小米的用户或在面子书上经常看到被转发又转发的「马云的十句名言」等等。

我们都知道中国“山寨”的神话,也津津乐道地调侃过“Made in China”却遍布全球、无处不在的货品。小米的创办人雷军针对山寨苹果说为“标杆学习”,是许多发展中国家或企业很正常的一种学习,只有透过标杆学习才能加快发展脚步,进而有资源去独自研发新的产品线。小米创立五年来,在去年荣登中国三大智能手机产商的宝座,力压苹果和Samsung共售出70亿台手机,并挤进世界五大智能手机产商之一。

在中国的这几天,我无所事事地到处漫游,在餐馆里、地铁里、购物广场里细细观察超级中国的超级民族。人人都有一台智能手机,大家都在低头看手机,吃饭买东西——甚至是购买一杯奶茶或一块煎饼,都直接掏出手机用支付宝或微信支付买单。微信在中国就是我们日常的whatsapp(大马人都用whatsapp多吧?),除了是个沟通工具,内头五花八门的有转账服务、手机充值、生活缴费、滴滴出行(taxi服务)、电影票、火车票、信用卡还款等等服务…总之就出门不必带钱包,一app打天下就对了。

整天下来的表面观察,我只能说:中国好先进!共产主义下的中国在这资本主义市场经济里真有自己的一套,单看网路产业,国产的腾讯、百度、阿里巴巴排名全世界十大互联网公司之内,仅次于Facebook 和 Google。13亿人口是关键,说真的,其实只要做到符合国内消费者需求和口味的产品就 more than enough,以数亿计算的现有资源根本不需成为美国的网络殖民。就说我成天下来到处游逛,走到哪里都是遇到的都是国内来自广州、南京、苏州、北京的中国游客…真的,做国内的生意就够饱了。

这一趟的中国游看到的很多,雪耻了一些对中国原有的刻板印象,当然也验证了一些所听所闻(例如插队这一回事)。上海是个非常先进的城市,跟想象中风华绝代的老上海滩不一样,套在现代的场景多的是消费超高的高级餐厅和nightlife,走到哪里都是巨型购物商场、高档的名牌商圈;上海人不爱和大众中国人划上等号,衣装打扮非常现代与国际化,消费能力也相对的很高。人口方面上海在中国排一二,2.3亿人口,基本上是近乎整个马来西亚的人口聚集在上海这城市,地铁在高峰期的压迫感是难以言喻的 🙀

我看到的中国只是一小部分的,下一次会到北京和其他美丽的村落里去看。

p/s:本文纯属个人感想。欢迎分享喔!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