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职,最好的安排。

离开大厦往地铁的方向走去时,我听见心底某处强烈地崩落——“咚”地一声响。我撑起背囊里这两年来在公司里累积的怪资产(例如御用杯子、咖啡、文具),走到对面街道的地铁站。回头看一看这座富丽堂皇的建筑物,猛然想起了当初对它的仰慕和憧憬。当时我穿着同样的橘色及膝裙子(弟弟在半逼迫下送的开工利事装),仰望着延伸进无限可能的摩天大楼,心里怀抱着澎湃得乱七八糟的理想。啊,第一天上班的紧张小妹,多么可爱!

公司老大在我临走前上来祝福,“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来应征时说的故事。在伊斯坦堡的第一个晚上、睡在陌生土人的家、向往的清真大教堂,…我全都记得!”。

我连点头说谢谢,心底也非常感恩老大给予的黄金门票和自己的待遇——当然,这两年来间中夹杂着大大小小的低潮期、失落期、困惑期;如今回头看,一切都像是编排好的最好的情景,没有像那样的章节就没有像我一样的主人翁。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称不上是什么事业,对于什么是最好的安排我毫无头绪;犹豫不决的时候顾虑到身边亲人提起的疑问和忠言,混淆了很久,终于铁下决定的那一刻,我更确定的是:这决定不一定是最准确、最合适、最安稳的安排,但继续待下去绝对是对自己个人发展没有帮助的事实。

IMG_5846

2014年第一次升职的模样。

或许最好的安排不是一种注定,而是一种选择——选择相信;根本没有最好的安排,只有相信这是最好的安排。谢谢前辈和同事们这些年来的教诲、帮助和支持!是时候展开新的旅程。

SYI signing off x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