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生活

她说她在国外生活的时候住在很高的大楼里,房子里有个窗户, 推开可以站上大楼的边缘。成长的日子里,她总是一次又一次地在边缘徘徊,而每一次俯视脚下的世界,都有想跳下去的冲动。很久以后的后来,她再也不敢站上高处,甚至惧高。

我记得成长的日子里有过这么一段过渡期,部落格里记载着悲伤的文字;当时不过十几岁,想不起为了什么而惆怅,但那个时候的悲伤怎么听起来都像是少年为赋新词强说愁。最巅峰的时刻,有个读者留言说「(大意)这将会是我最后一次看你的部落格,你的文字太黑暗,太影响我的情绪」。我想,与其在大楼边缘徘徊,我将少年的悲愤都化作让人不舒服的文字。很久以后的后来,我的世界观因为一连串的新冒险而产生极大的变化,在青春的宣传下,充满着放肆的生命力。

虽然也有孤独和悲伤的时候。更多的是渴望壮烈的经验。那些高山越岭、冬末初春的营火露营、把酒当歌的欢唱、追逐爱琴海的夕阳、无人洞穴的裸泳… 记忆虽然模糊了,但一闭上眼睛用鼻子的感官追寻,还是感受到那刺鼻而清新的空气。这几乎是唯一能和记忆沟通的方式,也是唯一能给自己证实真实的方式。 

冒险容易,生活困难;在路上的冒险是近乎本能的容易,要学习日常生活的艺术却非常困难,需要日复一日的历练、经营,和用心的学习。

时间的洗礼让很多冒险的人事变得模糊,虚幻,剩下的是生活。不变的,是我悲伤的时候会灵感爆棚地想写字。

还有期待下一个 Walter Mitty 的冒险。

1 Comment

  1. 大概是中六的時候吧,那時很常追你的部落格,也因為你去了伊斯坦堡的關係,很嚮往那裏。
    時隔幾年,我工作也一年了,伊斯坦堡還是沒有去到,倒是還能找到你的新部落格,小小的開心。
    希望你安好如初。

    來自一個忠實的讀者

Leave a Reply